简体中文

hana song

黄沙到处都是,它们和风混在一起,形成了沙暴。少女H在这沙暴中,蹒跚着前行。她的鞋中不断涌入黄沙,不久后,其中的空隙便被沙子所填满。

一步,又一步。即便身躯羸弱,她却也还是顶着这令人窒息的沙暴,一直往前走。

不知多久,风终于平息,失去了沙尘的遮蔽之后,炙热的太阳将毒辣的阳光投下,直射在她的身躯之上,这使她感受到了无以复加的疲惫。

在这磨砺与重量的压迫下,她将鞋子脱下,赤脚踏在这被阳光晒得滚烫的沙地上,那被磨破的双脚不停往外渗着血,它们抹在这沙上,汇成了一条纤细的河流。

终于,她由于体力不支而跪坐到了沙中。在这短暂的间隙里,她又一次认真回忆着,回忆自己的身份、过去、目的,但终究一无所获。仿佛是被孤零零遗弃在这片荒芜之中,她对一切一无所知,所能做的只有不断前行,乞求着有前方有村落或者绿洲,能解决她的困惑。

“再继续歇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条吧。”

比起停歇这种单纯的绝望,她选择忽视自身的恐惧,强撑着站了起来,继续往前走。

她路过了一个沙丘,又一个沙丘,前方却仍是一片黄沙,甚至连谎言的海市蜃楼都没有。在那一点点希望即将消磨殆尽之际,一只蝎子忽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这引起了她的警觉,但在短暂地对峙之后,她发现自己连紧张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是循着我的血迹来的吧?”

对于遇到的第一个活物,她的喜悦终归战胜了原始的恐惧,匪夷所思地向对方搭起了话。

“嗯,但我对你的血没有什么兴趣,只是觉得,你身上有种我熟悉的气息。”

蝎子的反应远远出乎她的预料,但比起惊讶,在漫长的沉默后,终于遇到了一个能沟通的对象,让她更加雀跃不已。

“你能说话啊...那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在哪?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还有其他人吗?你说我有熟悉的气息,难道你认识我?那我又是谁?”

仿佛忘记了自身的疲惫,她滔滔不绝地向对方询问着,渴求着一些能够解答自己疑惑的回应。

“不清楚,我也想不太起来,只是隐约记得自己不久前还在一团火焰之中。我找到你,单纯只是觉得...你身上,似乎有种花的芳香。那是在我尚未通晓这个世界的规则之时,让我感到安心的味道。”

“这样啊......”

少女有些失望,但紧接着便收起了这份消极的姿态,转而提出了其他的问题:

“那,你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吗?你是蝎子,对这片荒漠一定比我熟悉很多吧?”

“我也不清楚,不过,蝎子?”

蝎子有些困惑,它将双螯移到了自己的眼前,却被自己吓了一跳:

“我...我为什么,哦,原来如此,我原来是只蝎子啊...”

它静静思索了一会,仿佛想要回忆起什么,却又像是在什么地方中断了。但这思索并非完全无用,它像是得到了启示一般,将自己的尾巴翘了起来,缓缓爬向少女。

“你...你最终...还是要杀了我吗?”

少女望着摆出了攻击姿态的蝎子,面部逐渐显露出了绝望,但已然筋疲力尽的她除了瘫坐在地上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不,你误会了。”

然而蝎子并没有发起攻击,它只是静静立着,将尾部的尖端慢慢移到了少女眼前,生怕不小心碰到她、让她恐惧。这也使得少女得以看清那尖端的东西——并非是毒刺,而是一颗种子。

“种子...?”

少女很疑惑,她想动手确认一下,却又恐惧于那不过是一种伪装。

“对,种子。我觉得我想起自己的目的了,但在接下来这件事完成之前,我不能告诉你。所以,你应该来帮助我。”

蝎子的语气很诚恳,这让少女放下了警惕,“反正也没有什么希望了,那就试试吧”——在这种想法下,她将手逐渐靠近了蝎子的尾巴,随后轻轻一摘,便将种子摘了下来。

“呃...”

蝎子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很疼吗?对不起...我只是碰了一下,它就下来了。”

“比想象中要痛...不过也没什么,毕竟是身体的一部分,很正常。这个付出是必须的,也是很有价值的。”

蝎子旋即便恢复了冷静,接着指导少女的行为:

“那颗种子,有没有让你想起什么?”

“我?”

少女带着蝎子的质问看着手中的种子,这种子和她观念中的那些很不一样,并没有一个圆圆的尾和尖尖的头,也不是被一层淡黄质感的胶皮所包裹,而是模模糊糊得、就像是深夜中发出点点微光的萤火一般,十分奇怪、却又非常美丽。

“嗯,虽然不认识,但真的很漂亮,它是什么的种子呢?”

“种出来不就知道了,来,不如就这吧,把它埋在这下面。”

少女的视线随着蝎子的一只螯缓缓移动,最终落在了一个小小的沙丘上,那个沙丘上似乎插了个什么东西,她低下头去将其拔起一看——原来是一个木制的十字架。她虽然很难理解为什么这个地方会出现这种东西,但仅仅看着它,心中便像打翻了五味瓶——怀念、渴望、喜悦和恐惧一下子涌了上来。

“那个,大概就是你的‘种子’吧,和我完全不同呢。”

“我的...它有什么用吗?”

少女很疑惑,蝎子的种子尚且是货真价实的,但自己的这个却完全无法理解。

“不用担心,终有一刻,你会完全明白的。来,先把我的种子埋下吧。”

少女虽心怀疑惑,却也还是顺从地在那个小丘挖了个坑,将种子放了进去,随后又将其用周围的黄沙掩埋。

“嗯,埋下了。但这又有什么用呢?在这个阳光炙烤、看起来并不会有雨露的地方,就算我将其种下,也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吧?它甚至不能保持自己的位置——倘若这时来一场沙暴的话......”

少女忽然沉默,这被作为生命之源的“种子”所带来的希望,在其认清现实之后给予了她自身更大的绝望。

“这是个问题,那么,你会唱歌吗?”

蝎子却显得十分冷静,它趴在埋下种子的地方前方,显得没什么精神。

“唱歌...?嗯,啊...啊......这样?”

少女尝试着哼了两声,找到了一些感觉。

“看起来能唱一点...不过为什么这么问?还有,你没事吗?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啊。”

“没什么,只是有点累了,毕竟在这风沙中呆了这么久,我想你应该明白这感觉。话不多说,能唱歌的话,你就尽情唱吧,还是说,你会害羞?”

“害羞吗...或许吧,不过这里没什么人,还好。但是,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唱歌啊?”

少女无法理解蝎子的要求。

“你需要一个唱的理由,所以向我提出了问题。那么,我将这个问题交还与你,你不能唱的理由是什么?”

“这个......”

少女认真思考起了这个荒诞的问题,却发现自己确实找不到任何理由——她并不害羞,并且即便在这沙漠中滴水未进地说了这么久的话,她也没有感受到口干舌燥。

“好吧...嗯,那么我应该唱些什么呢?”

“回忆回忆,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歌?不...不一定是歌,也可以是诗、散文,甚至只是你想对人或者世界表达的感想,只要是你心中所想,都可以。”

“......”

少女沉默了些许,唱了起来——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随着歌声的延续,蝎子前方的小丘也渐渐松动,待少女放缓气息,向其一窥之时,种子已成为新芽、破土而出。她望着这新芽,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但当她将视线分了相当一部分给蝎子之后,这笑容便瞬间凝固,歌声也随之戛然而止。

“你的身体!”

蝎子的身体仿若跟随着这成长的种子一般,缓缓溶解,逐渐化为透明。

“不用担心,正如歌唱是你的使命一样,现在这个样子,也是我的使命。快看看你的那个种子,它也有所成长了。”

“我...?”

少女将胸前的木质十字架举到了眼前,随后便惊讶于它巨大的变化。原本如陈年老木一般枯朽的十字架,现在表面却如镀上了一层晶莹的水晶,那辉光和原本的枯朽本应产生的巨大反差此处却带出了一种神秘而非现实的神圣感,它渗透到了少女的眼中,透过这瞳孔剥夺了她的意志——她随之开始狂喜,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形也如蝎子一般,正在逐渐化为透明。

“喂,意识别被夺走了!”

蝎子拼尽最后的力气,一跃而起,在一瞬间遮断了少女和十字架之间的视线。少女在一瞬间的错愕后,迅速将十字架收回,转而望着重重跌倒地上的蝎子。

“刚才是...什么?”

“那就是‘天堂’,无数人所追求、执念深处的那个‘彼岸’,虽说你确实有这个资格,但没想到这么快——更何况,我觉得那个地方和你并不相符。”

“什么意思?”

蝎子的话让少女更加疑惑了,她无法理解,如果刚才的那个是真正的天堂,为何自己在清醒后反而会如此恐惧。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不记得自己唱的歌了么。”

“...我唱的?我...不对......”

少女跪倒在地,捂着自己的额头,她似乎思索着什么,又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往事。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自动,精确,节奏平稳,没有波动,她的口中开始不断重复: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仿佛是在回应少女的呼声,周围又开始挂起狂风,它们将沙尘卷起,形成了新的沙暴,少女和蝎子在这沙暴中艰难得维持着原来的位置,并下意识用身躯守护着那方才萌芽的种子。

“Chaos...chaos...world...”

少女微微抬起头,下意识举起了胸前的十字架——那层晶莹的辉光被染上了一层浑浊,身体不禁瑟瑟发抖。

“害怕吗?”

蝎子问着这样的少女。

“我...我好像,控制不了自己,仿佛想起了什么,却又无法完全记清,就像现在这片沙暴,答案就在那后面,却无论如何都看不清,只能下意识呢喃着一些只言片语。”

“原来如此,那么,不如就来跳支舞吧。”

“跳舞!?为什么...?”

少女非常惊讶,这惊讶很快又成为了疑惑,她不明白为何蝎子每次的提议都如此反直觉——方才是在烈日下歌唱,现在又是在沙暴中起舞。

“我理解你的疑惑,你也确实有一万种不去做的理由,但,你还是会去做吧?”

蝎子气息微弱,这使得它无法发出之前那种质问,只能用半祈求的反问来回应少女。

少女沉默了些许,最终还是缓缓站起,迎风而立。她艰难地迈出自己的一只脚,随后伸展起身躯,翩翩起舞。

舞步始于蹒跚的姿态,那瘦弱的身躯确实无法抗拒这风沙。她好几次被吹倒在地,却一次又一次站起,在无数次这样的重复后,她不仅没有被击溃,反而觉得身体越发有力。缓步,疾行,时而醉如酒神狄俄尼索斯,时而又如日神阿波罗般耀眼。

蝎子静静望着起舞的少女,它身边的新芽随着这舞步继续着成长,自己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终于,在吐露了最后一句无法传递到少女耳中的言语后,它便消失了:

“对,歌唱吧,跳舞吧,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如此荒诞,那么就歌唱吧,跳舞吧——hana啊,让这个荒芜的世界活过来吧!”

舞蹈中的少女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她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意识也逐渐朦胧了,没有注意到那新芽已然结出了花蕾、并进一步开除了一朵淡蓝色的小花。她只是跳着,跳着,即便沙暴已然褪去,即便炙热的太阳再次升起,她还是不知疲倦,甚至再次唱起了方才的那首歌——“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不知过了多久,少女终于觉得有些疲倦了。她停了下来,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胸前,发现十字架已然不在了,她有点慌张,急忙望向四周,开始寻觅它的踪迹——那视线最终定格在了蝎子的种子种下的地方。十字架正插在那多淡蓝色小花的旁边,并闪烁着晶莹却不再神秘的、淡淡的微光。

少女望着这景象,明白了什么,她抿了抿嘴,微微一笑,喃喃自语:

“hana...原来如此,我叫hana啊。”

“原来这混沌的世界,这虚无而荒诞的沙漠,这生与死的边界,就是我那时的期望吗?那么——”

她再次唱了起来,这次的歌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响亮:

“So we must return to forever love.”

伴着这歌声,小花结出了果实,并将新的种子随着风散到了四周。与此同时,少女的身形和十字架一起缓缓消失了,天空仿佛为了庆祝这个仪式,响起了一声惊雷,乌云陡然聚集了起来,大雨很快倾盆而降。种子们沐浴到了这甘霖,以非同一般的速度破土而出,随后开花、结果,接着是更多的种子——如此往复,就像是奇迹一般。

终于,大雨褪去,太阳再临,荒漠上布满了花儿——它们仿佛永生不灭,用自身将此处化为了一座永恒的理想乡。

时间流逝,流逝,带着芳香的水雾逐渐覆盖了整座花园,在这梦幻般的箱庭中,一个人影不时浮现,她身着一袭纯白的连衣裙,颈上系着一只小巧的十字架,脸上永远挂着太阳般的微笑——这个叫hana的少女,不停地歌唱着:

“Love is all, but never belive a God!”

“So, we must return to forever love.”